亲爱的

Standard

        大学后期,回想中学时稚嫩天真的自己,陡生苍老之感。
        工作以后,回想大学时“苍老的”自己,却觉得意气风发。
        结婚经年,回想起曾经的“苍老”和意气风发,恍如隔世。及至有了女儿,突然开始对另一个生命负责,青春韶华似乎随着她的第一声啼哭悄然离我而去。
        我不再年轻,也未及苍老,只是已近中年。细纹渐渐爬满额头,身材愈发膨胀走形。而女儿粉嫩纯净着,才开始书写她的人生。我似乎看到我那慢慢枯萎的生命,正在她身上恣意攀援,期待着一次惊世的怒放。是的,我不再年轻了,那些曾经无数次期盼的美好的自己未及出现,已经仓皇被翻成了已阅的书页。
        突然会开始想象变成老太太的自己的样子,和自己变成老太太时,女儿的样子。我会是个讨人喜欢的老太太吗?还是像我母亲一样,是个一度不怎么被我待见的老太太?前几日读了一个关于远嫁女儿的帖子,说,远嫁的女儿,失去了参与父母后半生的权利。这句话,令我心酸不已。从考上大学背井离乡,至今,已经十余年。我自以为然地一个月打一次电话回家,还暗自埋怨他们从不曾想过要来看看女儿现在的生活。然后,我怀孕后期,母亲来照顾我的时候,我很愕然地听到她说,你姐姐一直都是一星期打一次电话回家,我在家时她每天都打。你却一个月才打一次。有哪个做父母的不想多知道点自己孩子的情况?……
        为什么会这样?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已经不记得幼时与父母相处的情境。或许也曾其乐融融吧。但或许是性格的原因,又或许是含蓄的乡情的原因,我竟没有在父母怀中撒娇的记忆。他们用自己的方式爱着我,我却因此没学会表达自己的感情。是的,我心怀幽怨。每年回老家只是匆匆一见,而父亲却因为我没出息而当众凶我。我原以为不管在外面多狼狈,父母都会无限宽容地敞开怀抱接纳我。可是,原来他们是不能接受这样的女儿的吗?在那之前,我还以为跟父母的关系平稳而祥和。自然,父亲脾气暴躁,恨我不争并不是不爱我。但我依然耿耿于怀。
        母亲在上海的时候,其实对我很好。只是已多年未长时间共同生活,我十分不适应。加之孕期的不适和产后的烦躁,没少给她脸色。对了,少女时我也曾这样动辄就横挑鼻子竖挑眼。难道我对母亲的叛逆期一直绵延至今?还是面对母亲,始终没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我想要对他们好,却不知该怎么做。总是在看到别人对自己父母的种种后,才若有所悟。
        如今,我也有了女儿。喂奶时会想,我也曾这样蜷在母亲的怀里。听到女儿咿咿呀呀时会想,母亲也曾为了我的咿呀学语欢欣不已。给女儿洗衣服尿布时会想,母亲也为我浆洗了多年的衣物。曾经为我缝制过无数的衣服,为我编织过无数的毛衣毛裤;曾经为我掖过多少次被角,为我做过多少顿饭;曾经为我的恶作剧哭笑不得过多少次,为我的小小成绩欣慰过多少次……然后,我才长大了。而她曾经饱满的脸庞已经干瘪松弛,曾经漆黑的浓发洒满白霜。
        她或许没有给我很多心灵的爱抚,或许不擅长轻松说笑,或许欠缺培养优秀子女的技巧。怎样都好,她就是我唯一最亲爱的母亲。我甚至没有把握能成为一个更好一点的母亲。我愿意为了女儿放弃一切。可这并不够。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成长过程中的各种问题,不知道怎么样让她在这个危险四伏的社会环境下平安长大,不知道她怎样才会快乐多过痛苦。而我的母亲,至少已经让我长成了今天的样子。母亲不时念叨着“世上只有妈妈好”,略显矫情,却也是事实。
        从选择远离故土、异地求学的那一刻,我大概就已经放弃了参与父母后半生的权利。起初,迫不及待地挣脱父母的荫庇和束缚,想要走得越远越好。许久之后,累了,想着哪怕当初选择一个离故乡近一点的城市也好。再后来,艳羡起姐姐和小外甥承欢膝下的惬意。
        而我,怕是回不去了吧。不是身体,而是各种心境,各种习惯,各种状态,已经融不进去。
        为了照顾幼小的女儿而忽略丈夫的时候,他会说,她终有一天会嫁人的。是的,如果有一天我成为一个讨人嫌的老太婆,如果有一天女儿远嫁他乡。我唯有好好度过有他们的每一天,免得老态龙钟时,没什么可以拿来怀念。

        亲爱的父母亲,希望你们健康快乐,女儿虽不能常伴左右,心里其实记挂着你们。
        亲爱的女儿,希望你健康快乐,妈妈爱你,不管你将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姑娘。
        亲爱的老公,希望你健康快乐,等女儿嫁人了,我们也会一起当外公外婆。
        亲爱的各位,希望你们都健康快乐,人生真的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长。

无标题-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