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今日

Standard

去年今日,新店开张。而今日,闭门谢客。

33弃店而去三周余了吧?一时无人。每个周日吃过午饭,我独自进店看守,无限寥落。老客以为关门大吉了,大都不再来。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假装跟这家店没有关系。想起它来,心就揪作一团。到底要如何呢?明明曾经是看到过光明的,却发现那只是遥远的天光,转瞬即逝。继续堕入暗黑的深渊,沉下去,沉下去。

周日

Standard

上班已有一月。周日回店里查账,还能隐约感受到些许慵懒的气息。如今变作了柯布梦里的陀螺,一直转着停不下来。

新的同事都很好,很快就有大家庭的感觉了。以前以为做可爱的小盆友的物件是件很happy的事,不知道竟然会这么累。一周六天,有两天多的时间是在开会和讨论学习中度过,剩下的三天多,不停做图改图,还要不停有新的想法。觉得力不从心呢。作为办公室最年长的人,我表示鸭梨非常大。不知道是之前做的东西局限了我的思维还是原本我就是很菜,这么久都没弄出什么像样的东西。

最终还是想回到店里。搬到地铁站旁边,应该会好很多吧。对于卖什么,却举棋不定。靠老街牌坊的服装店,近半都在转让。果然十做九亏。

到了选择的时候了

Standard

放弃一个机会之后,得到了另外两个。通常接到一个offer之后,我会谢绝其他面试。这次,不巧撞车了。

作为一名三十岁的已婚女性,在前两周五家公司的面试中,五次被问到孩子问题,三次被提及建设年轻化团队问题。一名三十岁已婚未育的不成功女性,果然是一颗烫手的山芋。加上过了一年的懒散生活,并且要转行,我也想不出到底什么样的公司才能接纳我。如果再加上还开着一家服装店……我把最后这根稻草隐去了,号称在嫂子的店里打理了一年。其实在这个故事里,我就是那个嫂子。为了糊口,被迫把店交给小姑子看管,自己出门上班。每天都有那么多家店关门大吉,所以我很容易就原谅了自己的经营不善。

最近两次接触的面试官一个比一个厉害,我常常被拷问得左支右绌,破绽百出。关于我上一份工作,关于服装店,我本来想好的答案被他们用另一种思维诠释了,我只好不停辩解,不停补救,不停反思。到了最后那一场,我已经精疲力尽。眼前面试官的脸忽远忽近,令我眩晕。听着她骄傲地介绍公司定位品牌优势,我兀自迷糊,无言以对。就这样得到了一个offer。有时候真不知道他们看上我什么了。

另外一家,人事令我有些焦虑,但和老板也算相谈甚欢。毕竟跟以前做的东西有一定交集,说起某些事情来,我倒也颇有些见地的。最后,老板说,你考虑清楚要不要来,然后给人事打个电话。算是offer了吧,于是我陷入前所未有的纠结。三天了,已经到了我需要给答复的时间,仍然做不了决定。昨天在店里画了一支花,一边画一边反复确认自己对图案的喜爱。如果整天面对一堆素色的布,受得了吗?

我曾经想过做点简单的设计,比如格子布。也曾经想要做可爱的儿童用品设计。如今,我同样稀罕的两个机会竟同时摆在面前。哪怕对任何一个机会的期望少一点我都不至于这么难做决定啊。

这可能是我职业生涯最后一个选择机会了吧?

狡辩

Standard

去张江上了两天班,辞职被婉拒,于是罢工了。

其实很想做下去的,毛衫设计。画点花稿,缝点珠子,烫点水钻神马的,我觉得我相当没问题。但每天至少四个半小时在路上以及18元的车费,着实吃不消。每天早上6点,天还乌麻麻黑的时候就从温暖的被窝里爬出来,这对于之前9点以前不起床的我来说也是巨大的挑战。上车的地方一片荒凉,两个多小时后下车的地方还是一样荒凉。穿过整个城市从一个郊区到另一个郊区,感觉像是从一个城市到了另一个城市。

开始打算住宿舍去的,遭到众人质疑。而后自己也质疑了。

周一早上,天还乌麻麻黑的辰光,我醒了。挣扎了好久,最终没有起床。而这一行为宣告了我的最终离职。手机莫名开不了,换了个手机,毛衫公司人事的电话却又莫名失踪。真的不是我不想打啊。等对方打过来,我已经觉察到她语气的生硬。我所掌握着的设计部的钥匙,需要还回去。好吧,我很懒,不想再花大半天的时间跑一趟,于是选择快递。人事不是很情愿,但也勉强接受了。

下午接近两点的时候叫了中通。快递员声音怪异。我问,你生病了?他说,没,在睡觉。呃。等到店快打烊了我感觉不对了,怎么还不来取件捏?再打电话过去,他说,哎呀,忘了,明天再来吧。我吼道,被你害死了!我答应让他们明天一早收到的!

再上网查了下顺丰的电话,打过去说还能取件的,于是留了家里的地址和手机号码,赶紧打烊回家。等了一个多小时,快9点半了,我又觉得不对了。电话打过去,说你的固定电话没人接啊。我说明明说的很清楚,不要打那个固定电话,改手机号码的呀!顺丰一个劲说对不起,而我已经快被气爆了。

时间就到了今天早上。顺丰说好了9点来取件。趁着还差一刻钟,我起床去厕所。回来,老公说接了我一个快递的电话。我问,你怎么说的?他说,我说你中午才去店里。我当时就差点一口鲜血喷出来了。赶紧回电话,让顺丰立刻来取件。这回连厕所都不敢上了,手机揣在口袋里在客厅坐等。大概一个半小时后,门铃终于响了。一波三折,烫手的山芋才被送走了。

毛衫公司大概很受伤吧。想想老板把画稿交给我的时候那个表情,再想想画了不到一半的画稿,我觉得特对不起她。可是叫我怎么办呢?公司不要开那么远不就什么事都没了?唉唉。我不想解释什么了,反正横竖在她们眼里我都是个不靠谱的人啦。我说我的RP是被手机和快递毁了,谁信啊?不如承认自己就是那样不负责任、任性妄为、自私无耻的人罢了。

半年总结之感性篇

Standard

这几天在做“壹號貨倉”的半年营业状况总结。

8月份淡季至今,生意都不好。别家都旺季了,我这里却依旧门可罗雀。前两个月积累的那一点利润,全被平均掉了,几乎不赚。自然,前期投入的资金,赚回来的希望更是无限渺茫。

生意不好,我的心态自然不好,并且坏脾气呈愈演愈烈之态势。有时客人对打折后的价钱仍不满意,我便忍不住想要冷嘲热讽。多数时候能忍住了,有时却会爆发出来。我深知道的,服务态度非常重要。自己去批发市场找货,档主爱搭不理的,我也不会在那进货。那些即使我只拿几件衣服仍然笑脸相迎的,才会一直去一直去。谁也不想花钱买罪受不是?

或者是在这僻远小店整天接触到的人太局限了,而且大都不是理想的客户,我渐渐失去耐心了吧。说起来真的不是我一个人的错,隔壁服装店的姐姐,每次聊天都会控诉这边的客人多么 刁钻,古怪,没品。好的衣服是值得多花点钱的,但他们完全看不出好的坏的。来福士中信泰富的牌子,在他们眼里也只值白菜价。有时候我会跟他们说,这衣服在什么样的商场里要卖什么价钱的,是个多么多么有名的牌子。有的人领情,有的人不领情。对于只认得邦威森马的他们来说,知道这些没意义。有次一个小伙子指着一件杰克琼斯袖子可脱卸的原单厚棉袄对他同伴说,这个要三百多块啊,还不如到森马去买。我说,杰克琼斯这个牌子比森马值钱多了,这件棉衣在专卖店至少要卖六、七百块呢。他们理都没理我,走了。如果我不是做这行,大概也不会知道这么多品牌。所以我有什么理由责怪他们?他们只是觉得一件棉袄应该150块买到,那就只会去买这个价位的棉袄,不管它是什么牌子,不管它质量是不是很好。即使我把专柜卖上万块的阿玛尼棉袄拿来卖300块,他们也不会买账。因为他们要的是150块的棉袄。

识货的人也有的。但每次,都还我个超低的价格。告诉他们不还价,个个都当我FP。卖吧,实在赚不了多少钱。不卖吧,连这没多少的钱也赚不了。通常,我想想一天都没开张,会忍痛答应。也有时候,客人根本不理会我,甩下他们心理价位的钱,拿上衣服就走。只要还有钱可赚,我也忍了。遇到打完折连零头都给我的客人,简直想上去抱住啃几口啊,这年头,厚道的人太少了!前两个月,还价的人我都会客气回绝,现在,没底气了。但一件棉衣才赚几十块,这完全不符合价格原则。一个人一年能买几件棉衣?一件棉衣能穿几年?像我这种人,一件棉衣至少穿5年以上,每年平均买一件。买了我棉衣的那个人,也可能是这样的人,整个冬天我将再也赚不到他一分钱。所以,卖掉衣服有时候比卖不掉更窝心。

这个世界是这样的,循规蹈矩的人往往比走捷径的人得到更少,失去更多。看到别人插队早把事办了,看到别人践踏草坪早到家门口了,看到别人耍赖还价少花了钱,看到别人讨好上司升了职……我是永远一板一眼的A型血,我只会一板一眼做事,我永远都讨不到便宜。我想要给那些同我一样不够精明的人一个公平的小环境,可是我没有做到。我恨那些破坏了我原则的人,即使他们让我赚到了一点点钱。

当初我也曾想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但人民伤我心了。那些没伤我心的人民对不住了,我伤了你们的心。

好吧好吧。我知道恶性循环要不得,除非我真的不想再开了,否则还是收起自己的小性,去赔笑阿谀为妙。口袋里揣着钱的永远都是上帝,想从上帝口袋里抠钱的永远都是孙子。

 

倒是认真算了一下即时关店的损失。101k。依我前两年的工资来计算,不吃不喝工作两年,也未必赚得到这么多。

所以还得硬着头皮开下去吧?没准有翻身的机会。

除了服务态度之外,我该检讨的还有很多很多。

比如,懒。比如……懒。

时常因为看电视下午两点才到店里开门。很久也不去周围的店转悠市调。若干天才打扫一次卫生。淘宝网店的货品总是没上架。招牌坏了两个月也不修。

我就喜欢每天睡个饱觉,起来烧个菜看看电视,晃晃悠悠到店里开门,坐在电脑前看围脖看电影看淘宝画报这种无脑的生活。这种生活唯一的缺点就是没钱赚。若是我努力一点,或许可以赚到多一点钱。

以前习惯别人给我一个目标,我朝着那里奔。都是小目标,我也都达到了。工作几年后,没有目标了。一个成年人,指望谁为你的生活做主呢?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这么没主见,这么软弱。安于现状,逆来顺受,随遇而安,这些词都是形容我的。年过而立,一事无成。去年,曾经有个人给我个目标,让我开店。我很是充实了一段时间。店开好了,我却没本事让它赚钱。把店经营好这种目标,太抽象了,我完全不知怎么去实现。如果可以细分成“读完一本市场营销学”,“去专卖店实习半年”等这种目标,实现起来就容易多了。每次遇到难题,我都想找个人好好聊聊,可是每次都找不到合适的人聊,只有一个人在那里愁肠百结。

工作的最初,曾经有过这样可以聊天的领导。每次聊完都像打了鸡血一样。所以我隔一段时间就要去聊一次,不然就会陷入迷茫。 后来,没有人能再像那样陪我聊天。我总是在期待有那样一个人再出现,照亮我雾蒙蒙的心灵。也不止一次意识到,这个人可能再也不会出现。我必须一个人,我必须决定。

相当长的时间里,我觉得自己怀才不遇。后来渐渐明白,不遇是因为我的才不够。那些做到了我想做但没做到的事情的人,之所以能做到我想做但没做到的事情,是因为他们确实比我多了些什么。尽管是什么,我未必知道。

 

28岁以后,我觉得自己被生活抛弃了。接连失去工作,无法养活自己。找工作也是打击连连,自信心崩溃。我不知道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是人生中的某个决定做错了吗?回想起来,竟似乎每个决定都是错的。这两年,觉得自己的人生没有意义。

半年前做过一个据说蛮准的职业测试,结果适合的工作有服装设计师、陶艺、乐器、园艺、室内等。我想,至少大方向我没有错嘛,我还是应该有些艺术细胞的。之所以没做好,是我努力不够吧。前两天心灰意冷之下又做了一次,结果已经不一样。这次做得非常认真,结果似乎也比上次更贴切。最为显著的差异,是我的艺术性大部分消失了。关于艺术类的职业,只剩下室内设计师。我不知道两次的不同是因为某几个选项的斟酌,还是我的性情在这半年确实已经发生了变化。但这次的结果,确实看起来真实得多。图书管理员——我梦寐以求的职业啊。天天呆在故纸堆里,接触的都是文化人,工作单纯清闲。就是票票少。像上海图书馆这样的,人家也不可能要我。室内设计师——我当然喜欢,我妈知道的,我自小就喜欢把家里床啊,柜子啊搬来挪去的。商品规划师——或许吧,不过如果我做得好,店里的商品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一塌糊涂吧。还有零售业主。好吧,我正在做着我最适合的工作。关于职业测试,关键的那一句是,领域特征不明显,在任何领域都有可能取得不错的成就。

嗷,我成了一个模糊的人。性格模糊,特征模糊,面目模糊。测试的结果跟我对自己的感觉一样模糊。并且,不去想这些的时候,觉得自己还算是个正常人,一旦去想,愈发觉得自己模糊。

唯一敢确定的是,我还是有自己喜欢的东西的。在那个领域里,比我强的人也很多,但我觉得自己还算相当不差。

 

务实点,回到店里。既然暂时不可能关店,那就要想办法。

老人家建议我找个店员,自己上班去。

必须说,这是个很有经济头脑的主意。我认真考虑过,只能找一个清闲的工作,不然没时间去进货以及进行基本的店铺管理。那工资肯定不高。如果都达不到3k,还不如我自己看店。而且找什么样的工作呢?我肯定不想再去做小设计了,以前的工作经历也就无效了。那要找什么样的工作呢?我不知道啊。也许世界上真的有很多适合我的工作。只是我们并不知道彼此的存在。我性格孤僻,说到底是很难在一个团队里存活的。除非技术很过硬。对啊,过硬的技术。设计方面我肯定不够过硬,我擅长的是将各种不同的东西组合成新东西,偶尔会有些让人眼前一亮的小点子。所以,好好学学商品规划,没准我真的能做好。

但,当下店里的商品我确实没规划好。引用一名客人的话说,“你店里的东西总让人觉得差口气。”我自然会觉得委屈。虽然我自己也时常站在消费者的立场来看自己的店,也会质疑自己来这种店会不会买衣服,但我确实有苦衷的。当然大部分的苦衷都是我自己的错误造成的,我没的推卸。

那就来分析下关于这家店,我都做了哪些愚蠢的决策吧。

店面是小稳拍板的。我觉得店面太大,位置太偏,不好。但,出于某些不足为外人道也的目的,我同意了。经常有人奇怪我会在这里开店。于是我就谎称不是老板,因为我实在不想解释。

装修的时候一切为省钱让步,我不知道这算不算错。反正近门地面上的清漆已经开始剥落。大家觉得店里的衣服不值钱,可能也是觉得装修的感觉不够值钱吧。

盲目从外地进了过量夏装。最要命的不是压货导致资金周转不灵,而是剩下的那些货色大都是次年也难卖的。这是所有错误当中最严重的,直接导致了我上述难言的苦衷。打落门牙和血吞啊。我不好意思跟别人说我做的这件蠢事。在一般人眼里,有点经商头脑的人都不带犯这么低级的错儿的。我那时刚入行小赚了一笔,就觉得自己眼光独到,经验也有了,有点飘了吧。但也不完全是这样。主要的原因还是觉得去一趟不容易,多弄点回来以后就可以少去几趟了。卖不掉明年还可以接着卖的嘛。现在叫我如何收场呢?明年这些衣服怎么卖还在其次了,现在没钱进货的问题要怎么解决才好?

基本上蠢到这地步基本可以断定,我这人不是做生意的料了。但我还得硬着头皮做,希望有一天可以不是差那么多。如果去公司上班也上不好,开店也开不好,那我还能做什么?有时候真觉得自己像一坨稀烂的shit,还是人行道中央人人避而远之那种。

之前看那本《揭秘服装赚钱的门道》的时候,其实我已经觉得,我是赚不了什么大钱的。像我这种老实巴交的人,在这个水深火热的行业里注定没有出头之日。但我没想到的是,竟然连糊口都会这么困难。服装难赚钱仍然有那么多人前仆后继。多少人出去了,多少人进来了。我算哪根葱?

为什么要选择开个服装店?因为我是学服装的,不懂别的。但我又真的懂服装吗?其实也似懂非懂。那做这个其实跟做了别的也没什么区别。我完全没有优势。今天把家里的市场营销学、经济学、管理学、会计学、统计学等书刨出来,打算研究一番。但我打心眼里是不想去研究的,我觉得我应该做一些不怎么需要跟人打交道,埋头苦干的技术活。

 

关于这家半死不活的服装店,暂且能想到如下转型方案:

a. 产品线转向单一。以我目前的能力,把这一店七七八八的衣服打理好太费劲了。进货时挑完款式挑颜色,挑完颜色挑尺码,我早就晕了。于是店里什么都有几件,又都没有几件。客人好不容易看上了一个款式却没有合穿的尺码或称心的颜色。亦或者,看上了一件衣服店里却没有可搭配的其他款式,穿不出效果。与其这样一瓶不满半瓶晃荡,不如做专一一点,像“衫国演义”,只做T。那样至少想买这种类型衣服的人来挑到的几率变很大。我也不至于这么混乱。顾虑就是,本来也么几个客人,产品再单一,万一想要吸引的人没来,想要留住的也没留住……

b. 全心全意做淘宝。现在淘宝卖家太多,竞争异常惨烈。刷信誉的比比皆是。我不想去刷,觉得没劲。但我不刷,人家看我信誉低也不来买。淘宝最好的地方就是可避免跟客人直接接触。相比在实体店,我笨嘴拙舌的劣势不会那么明显。说点甜言蜜语也不会脸红。

c. 充分发挥我的手工优势。夏季在几件破洞的T上绣了花,基本上绣好就卖掉了。对手工业者崇拜的人还是有的,但价位很关键。即使我在一件T上绣满了花,绣了两个月,也只能卖一件T的钱。大部分客人对这个是不感冒的,就如对品牌不感冒一样。假如我自己做些别的东西售卖,客户也应相当有限。我一直想把手工作为我的终身事业,但想不到好的赚钱点子。在中国,手工不值钱。要么做个自己的品牌,自己设计制作。但卖给谁,怎么卖,还是个问题。

d. 不管采用上述哪种方案,营销、企划还是要学习滴。店里提供现成的实习岗位。学成之后,再出去找工作就不必再纠结了。当然,到时店里的生意不成问题,也就不需要再出去找什么工作了。

e. 除了方案一,其余各项可同时进行,只要排好日程即可。

f. 若有可能,我还是想改变店的风格。我想要的是一家“红英”,而不是“壹號貨倉”。

B、c、d即日起开始实施,其余各项待议。

 

写完以上四千余字,顿感浑身充满力量。一坨稀烂的shit也是可以养活一株娇滴滴的植物的。

zukka

开张第57天。

Standard

快两个月了,小结一下吧。

两月中理论上来说休息过一天,但那天除了在家做饭,还因价格问题被叫到店里。所以,开店之后,年中无休。他们可以因为别的理由出去玩耍,但我,没有任何理由。这是我的店。

遇到过几个印象深刻的客人。 Continue reading

开业大吉

Standard

店4月18日开张,已有六日。生意马马虎虎,但显然比大家预想的好得多,即使在路人甲乙丙丁都穿羽绒服的昨天,也有人来买短袖T。因为地方偏僻且完全没有宣传,所以我们对现在的销售业绩已经很满意了呢。

不能来捧场的童鞋们,就看下开业那天的照片解解馋吧。淘宝店稍后奉上。

“壹號貨倉”上海店装修中

Standard

店铺装修近一月。起初很想说点什么,现在倒不想说了。埋怨装修师傅做事拖沓以及愤恨老天阴雨不绝还有焦虑装修好之后的事情,这些复杂的情绪已经纠缠我至少半月,烦乱得不想再说。

一周多以来几乎天天泡在店里,指导监督排线接灯以及亲自清洁卫生。今天,终于看到满店耀目的灯光了。

Dream

Standard

我的创业梦想,像六月天孩儿脸,变化多端。

 

若干年前,见到人大门外的“红英”的时候,就想,我也要开一家这样的店。

也是若干年前,校门外一家店出租,我和Damevi商量说,我们盘下来开一家像“白桦林”那样的饭店吧。

 

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最近这一轮的创业冲动,源于屡次被辞退,源于对自己正规职业生涯的无信心。所以,有点被动,有点悲壮。

起初想着在大学城开个店,卖自己设计的T恤。后来觉得自己设计太麻烦了,要设计多少款才够开店啊。

所以就想干脆去七浦路批发点外贸的便宜女装卖卖算了。自己先觉得无趣。

嗯,然后被同事撺掇,竟又做起开绣花厂的梦来。不久梦碎。

弄个小工作室教几个小孩子画点素描,做个布娃娃,应该也行吧,我的水平现在虽然不咋的,哄哄小孩子还是够的。不过,手头上什么作品都没有,谁肯把娃送来呢。万一再招到个把有功底的,更是糗大了。

个么,在泗泾就近开个童装店好嘞,现在的娃娃都很宝贝,童装的淘汰速度又快,该是有得赚吧。顺便卖卖玩具什么的,闲暇时做做我喜欢的手工艺品,有喜欢的小孩子也可以顺理成章收个徒儿什么的。

但是,我自己又没有孩子,对小朋友的东西可谓一窍不通。是不是还是年轻白领们需要的东西对我来说操作更容易?现在流行低碳生活,卖点原生态的棉麻衣服,家居装饰的小物件,……咦,这不是红英吗?

又回到了开始的开始,最初的最初。原来我的梦想,从来只有那一个。

线轴-01

 

November 29,2009

Standard

已经三周没有工作。

本来,应该是在新公司工作一周了才对。在中冠工作的最后一天,发了几份简历出去,当天下午就接到两个面试通知,三天后的面试即被录取。我飘飘然地放弃了一个离家很近的面试机会,在家晃悠悠过了一个多星期。报到前最后一个工作日的下午四点多,突然接到新公司人事科长的电话,说我即将上岗的那个职位,已经有人了,所以我不需要去了。

被耍了吖!还会有这种事的!……

我已经没有信心再去找工作了。一年半以来,屡屡碰壁,每况愈下。我觉得自己也没有那么差啊,这到底是怎么了?我苦恼,我自卑,我自闭,我迷茫。

然后呢,老公一直鼓励我开店。当然,我是想要有自己的小店的,从大学时候就想。一家两层的店,下面卖天然质感的衣服,上面的阁楼卖瓷器,布料,和手制的玩偶。木制的旧地板和楼梯走上去会咯吱轻响,粗糙的墙上满满的都是随意的涂鸦和各种年代的海报。没有客人的时候,几上搁一壶香茗一块蛋糕,摊开本本蜷在沙发上。阁楼上或者有个天窗,午后暧昧的阳光斜斜地撒进来,温暖迷离。然而面对纷繁纠结的筹备工作,我无数次缩回冰凉潮湿的小蟹壳里,心想,梦想也许只是个梦想?即使打算创业了,那个梦还是显得那么飘渺,仿佛一阵凛冽的北风就能让它灰飞烟灭。

狠狠地鄙视一下自己,那个软弱的自己。她们俩个最近在激烈交锋。那个倔强的自己说,坚持和努力,最后一定会成功。而软弱的自己说,也许付出了很多的努力最后还是失败。软弱的自己一直幻想着有人来督促和帮助,自己乐享其成。倔强的自己则知道,一切只能靠自己。我知道,倔强的那个自己是对的,但是要做到像她一样真的好难,好难。

在无限失意的时候,做这种需要雄心壮志的事情,也许真的时机不对。需要做点什么让自信心回来一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