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身于CHERRY的最后一天

Standard

卖身于CHERRY的最后一天,在对肉酱浓汤的遐想中开始。此前,我正在食堂挑选午餐。去的时间有点晚,食堂没剩多少菜色。所有菜盘子里的蔬菜都是碧油油的小青菜(这几天青菜吃多了吧?)我踯躅半晌,决定吃青菜鸡腿饭。师傅把那盘一丝热气也没有的饭递给我身边的男人,对我说,鸡腿饭卖完了。我又踯躅半晌,决定吃青菜排骨饭。师傅说,也卖完了。呃,明明还有一份在那的呀。但梦里的我没有争辩,旋即说,那就要一两生煎。师傅问,要什么汤呢?我看着那碗没有油星的水煮青菜汤皱了皱眉。师傅说,还有肉酱浓汤。咦?肉酱浓汤啊肉酱浓汤……我刚开始浮想联翩,闹钟响了。

一直想在离职前再吃一次龙漕路的生煎。旁边早点摊子的鸡蛋饼也不错。地铁站外面的肉夹馍也还成,至少比小区对面西安小吃的肉夹馍料足汤多。可终究比荣巷的差远了。

现在想来,荣巷也并没有什么特别好逛的,但对于那时的我来说,简直就是天堂。尤其是卖肉夹馍的摊子出现之后,每次傍晚骑车经过的我都会停下来,要一个肉夹馍或者鸡蛋夹馍,然后一边逛街一边狼吞虎咽。鸡蛋夹馍一块五一个。在肉汤里卤得滋味饱满的鸡蛋,细细剁碎,配上肉皮肉末塞进热腾腾的白馍里,再倒上半勺肉汤。咬一口,汤汁从馍缝里淌下来,满手都是肉香。因为肉夹馍比鸡蛋夹馍贵五毛钱且我喜欢吃鸡蛋,所以我多数时候都会选择鸡蛋夹馍。如果偶尔狠狠心要上一个两块五毛的鸡蛋肉夹馍,那简直觉得世间再没有比这更好的美味了。

心心念念的,除了荣巷的肉夹馍,还有河埒口的小笼包。小笼包店的招牌每年更换一次。如果那家店还在,现在应该是写着“90年祖传”了吧?我其实不太能接受无锡菜里甜兮兮的肉,但那家店的小笼包还是甚得我心。去河埒口逛街我几乎不会在别家吃东西。西山校区门口一口一个的迷你生煎,龙山校区门口的风雷面和食堂的香酥鸡、叉烧四季豆,也在我怀念的范围。

对一个城市的感情,很大一部分都是因小吃而来吧。想来,上海让我心心念念的小吃还真不多。所以对上海的感情也不过如此。曾经贪恋的那些滋味,日子一久,也就淡忘了。

尽管在上海已经十年,对它的感情依然比不过无锡。或许因为我的青春、我的欢笑、我的稚拙、我的梦想全部留在了那个山环水绕的城市。但毕业十年,我再也不曾回去过。怕事过境迁的苍凉,怕物是人非的遗憾。相见不如怀念,对一个城市来说亦如是。于是荣巷肉夹馍的滋味,在十年的记忆里愈发浓厚饱满起来。

卖身于CHERRY的最后一天,我最终匆匆路过龙漕路的生煎店,踏上与同事欢宴的地铁。

亲爱的

Standard

        大学后期,回想中学时稚嫩天真的自己,陡生苍老之感。
        工作以后,回想大学时“苍老的”自己,却觉得意气风发。
        结婚经年,回想起曾经的“苍老”和意气风发,恍如隔世。及至有了女儿,突然开始对另一个生命负责,青春韶华似乎随着她的第一声啼哭悄然离我而去。
        我不再年轻,也未及苍老,只是已近中年。细纹渐渐爬满额头,身材愈发膨胀走形。而女儿粉嫩纯净着,才开始书写她的人生。我似乎看到我那慢慢枯萎的生命,正在她身上恣意攀援,期待着一次惊世的怒放。是的,我不再年轻了,那些曾经无数次期盼的美好的自己未及出现,已经仓皇被翻成了已阅的书页。
        突然会开始想象变成老太太的自己的样子,和自己变成老太太时,女儿的样子。我会是个讨人喜欢的老太太吗?还是像我母亲一样,是个一度不怎么被我待见的老太太?前几日读了一个关于远嫁女儿的帖子,说,远嫁的女儿,失去了参与父母后半生的权利。这句话,令我心酸不已。从考上大学背井离乡,至今,已经十余年。我自以为然地一个月打一次电话回家,还暗自埋怨他们从不曾想过要来看看女儿现在的生活。然后,我怀孕后期,母亲来照顾我的时候,我很愕然地听到她说,你姐姐一直都是一星期打一次电话回家,我在家时她每天都打。你却一个月才打一次。有哪个做父母的不想多知道点自己孩子的情况?……
        为什么会这样?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已经不记得幼时与父母相处的情境。或许也曾其乐融融吧。但或许是性格的原因,又或许是含蓄的乡情的原因,我竟没有在父母怀中撒娇的记忆。他们用自己的方式爱着我,我却因此没学会表达自己的感情。是的,我心怀幽怨。每年回老家只是匆匆一见,而父亲却因为我没出息而当众凶我。我原以为不管在外面多狼狈,父母都会无限宽容地敞开怀抱接纳我。可是,原来他们是不能接受这样的女儿的吗?在那之前,我还以为跟父母的关系平稳而祥和。自然,父亲脾气暴躁,恨我不争并不是不爱我。但我依然耿耿于怀。
        母亲在上海的时候,其实对我很好。只是已多年未长时间共同生活,我十分不适应。加之孕期的不适和产后的烦躁,没少给她脸色。对了,少女时我也曾这样动辄就横挑鼻子竖挑眼。难道我对母亲的叛逆期一直绵延至今?还是面对母亲,始终没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我想要对他们好,却不知该怎么做。总是在看到别人对自己父母的种种后,才若有所悟。
        如今,我也有了女儿。喂奶时会想,我也曾这样蜷在母亲的怀里。听到女儿咿咿呀呀时会想,母亲也曾为了我的咿呀学语欢欣不已。给女儿洗衣服尿布时会想,母亲也为我浆洗了多年的衣物。曾经为我缝制过无数的衣服,为我编织过无数的毛衣毛裤;曾经为我掖过多少次被角,为我做过多少顿饭;曾经为我的恶作剧哭笑不得过多少次,为我的小小成绩欣慰过多少次……然后,我才长大了。而她曾经饱满的脸庞已经干瘪松弛,曾经漆黑的浓发洒满白霜。
        她或许没有给我很多心灵的爱抚,或许不擅长轻松说笑,或许欠缺培养优秀子女的技巧。怎样都好,她就是我唯一最亲爱的母亲。我甚至没有把握能成为一个更好一点的母亲。我愿意为了女儿放弃一切。可这并不够。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成长过程中的各种问题,不知道怎么样让她在这个危险四伏的社会环境下平安长大,不知道她怎样才会快乐多过痛苦。而我的母亲,至少已经让我长成了今天的样子。母亲不时念叨着“世上只有妈妈好”,略显矫情,却也是事实。
        从选择远离故土、异地求学的那一刻,我大概就已经放弃了参与父母后半生的权利。起初,迫不及待地挣脱父母的荫庇和束缚,想要走得越远越好。许久之后,累了,想着哪怕当初选择一个离故乡近一点的城市也好。再后来,艳羡起姐姐和小外甥承欢膝下的惬意。
        而我,怕是回不去了吧。不是身体,而是各种心境,各种习惯,各种状态,已经融不进去。
        为了照顾幼小的女儿而忽略丈夫的时候,他会说,她终有一天会嫁人的。是的,如果有一天我成为一个讨人嫌的老太婆,如果有一天女儿远嫁他乡。我唯有好好度过有他们的每一天,免得老态龙钟时,没什么可以拿来怀念。

        亲爱的父母亲,希望你们健康快乐,女儿虽不能常伴左右,心里其实记挂着你们。
        亲爱的女儿,希望你健康快乐,妈妈爱你,不管你将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姑娘。
        亲爱的老公,希望你健康快乐,等女儿嫁人了,我们也会一起当外公外婆。
        亲爱的各位,希望你们都健康快乐,人生真的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长。

无标题-2

汗如雨下

Standard

近6月了,在家休假半月余,每天起床后做手工,午睡后继续做手工。感觉自己也算勤奋,可是两本给宝宝的布书到现在也没做好。天气渐热,不免着急起来。

我是个出汗很重的人。上学时候,因为手汗重,夏天的作业本页页都是黄渍渍的。前几日气温在30度上下的时候,手握着针已经觉得艰难晦涩,若再热,心绪烦乱加遍体淋漓,根本什么都不用做了。

以前看过一本写知青下乡的小说,女主角好像叫维娜。书名忘记了,里面有个细节却记得。作者描写维娜跟其他女知青不同的时候写到,当其他女知青大汗淋漓的时候,维娜却只有鼻尖上一点点汗珠。香汗,这个恐怕只在文学作品中出现,现实中的汗绝对是不香的。当一众女青年满身臭汗,甚至有些狼狈的时候,这位只有一点点汗珠的姑娘显得何其优美从容。虽然从生理学角度上来讲,不出汗是不好的,但我一直羡慕这位不出汗的姑娘。我是正好相反的那种人,在其他姑娘鼻尖上只有一点汗珠的时候,我通常已经汗如雨下。

关于汗如雨下,还有个段子。大学军训是在那年7月中,同寝室的姑娘们天天抹着厚厚的防晒霜。而我大约是因为爱出汗,什么都不抹也比她们白好多。有一天,队列之后在树荫下乘凉。隔壁班的姑娘排在我前面,无意间回过头来看见我,瞠目结舌好久才说,原来传说中的“汗如雨下”真有其事啊!在她注视我的时间里,我的小汗哗啦哗啦此起彼伏从脸上脖子上顺流而下,雨量虽不算大,却也有小到中雨呢。

夏天,我从来都是狼狈的。多么漂亮的长发都必须扎成马尾;多么有流线的刘海都一定贴在汗哒哒的额头上;多么轻盈的连衣裙,腋下也会有黏湿的汗渍;多么清新的香水,也掩盖不了一身的汗臭。

谁让我生来汗腺发达呢,注定一辈子也成为不了维娜那样优美从容的姑娘。但出完汗之后,我的肌肤在炎炎夏日也能沁凉舒爽。从小到大不知有多少姑娘喜欢来蹭着我的胳膊,揉揉捏捏,当作纳凉消暑的不厌消遣。若我是个男人,该欢乐死了。

灵气

Standard

隔壁品牌部新来了一个姑娘,叫苓子。她的领导对她的评价是,写的东西很有灵气。“很有灵气”这四个字,不免叫我想起七八年前的自己。

作为一个设计专业的毕业生,我的第一份工作是靠文字赢得的。犹记得复试时她们读我写给那些旗袍的词句时的表情。讶异,惊艳。然后写了一封给新加坡设计师的信,一众读者无不如痴如醉,激情澎湃。再后来,就是《中国服饰报》的资深记者采访老板之后,写不出满意的稿子。在他即将放弃的时候,我在他原稿的基础上改了一篇,很快发表出来。

那时的自己,肯定是很有灵气的。从不同的人那里听到那时的人们看见我的第一印象。“不食人间烟火”,“仙女一般”,“此女只应天上有”。即使我疏于打扮,但那些简简单单的连衣裙,足够衬出清新脱俗的气质了。后来,后来……等到我幡然醒悟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俨然寻常妇人,惯于满身油烟,偶尔粗陋鄙俗。昨天小稳对我说,搞艺术的往往喜欢去作小三,为什么呢?因为搞艺术赚不了什么钱,但要浸淫在艺术的调调里没有钱是不行的。所以只好去给有钱人当小三。这些年,我那双搞艺术的手,在柴米油盐中渐失饱满光泽。寻常的男人,恋爱时不管多爱下凡的仙子,关系稳定后也会更希望是个朴实的村妇来悉心照顾自己。艺术,始终抵不过生存的挤压。

最近喜欢看地铁站派送的报纸上,一个叫谢春彦的人写的专栏。略有些文人的酸气,恰是我喜欢的腔调。每每在公交车上琢磨他的遣词造句,会恍惚记起自己以前写的小文也是那样耐人咀嚼;那些多年未见的辞藻,当时也曾信手拈来。如今,在拥有一双主妇手之后,突然无比钦羡他人的诗意。即使生活真的平淡无味,拥有一个善感诗意的灵魂,也会像添了盐巴一样,顿时活色生香。

那个苓子,远不及我当初朴实清雅,也不知写的文字到底多有灵气。文人相轻,我其实没什么可轻别人的资本了。唯有她们的年轻和空白,令我怅然。

二套房的理由

Standard

为了安置户口,被迫买房。天天店门紧锁,四处看房。

前面那套房子卖掉不久,国家就出新政。我们虽无片瓦,再买也得算二套,首付5成。只好搁置了再买的计划。卖房时,中介对下家隐瞒了房子里有我户口的事情。我们见他家没有异议,以为他们宅心仁厚容我暂寄。哪知交房5个月之后下家忽然找到中介,指责我们欺诈,令我即刻将户口迁出。原来人口普查查到他家,他们才知道房子里还有户口。

我自然是无处可迁的。下家天天到中介吵闹不休,亦在某个夜晚当着客人的面在我店里大闹了一场。我不想让客人们看笑话,只好答应两周内迁出户口。

但我真的无处可迁。买了房的朋友们无人愿接受我的户口,即使我承诺只寄存两三个月,即使我愿意写保证书交保证金,即使他们知道下家即将起诉我。我知道他们很为难,但厚着脸皮说出“求你”之后被他们拒绝,还是心里很凉。甚至负气地想,一定要能耐到有一天让你们来求我,然后我要像拍苍蝇一样把你们拍死。他们的全体拒绝让我想起一件十几年前的旧事。初中时班里办报纸,我去找最好的朋友约稿,她回了张纸条:“爱莫能助”。我狠了心一个人写写画画,办出第一张报纸。等到后来轮到他们,一个个拒绝帮助我的人都来找我帮忙……十几年后,我依然能感受到那张写着“爱莫能助”的纸条传递给我的温度。一次次被这些我认为是朋友的人拒绝。即使我的请求有些过分,但我们的交情,真的不值得他们为我添一点麻烦呢。非要一遍一遍地把人情的冷漠证明给我看。

这两年,无数次想要逃离上海。我不是个多有能力的人,又慵懒迟缓,与这座城市积极进取,蓬勃向上的精神相悖。同在这个城市的旧识,个个都成了白骨精。我还在原地打转。除了渐渐苍老的容颜,没有多大改变。一走了之吧。离开家乡之后,怀念那里的气候和食物。离开无锡之后,怀念那里的山水。若离开上海,真的想不出有什么可怀念的。旅行中遇到的一个姐姐说过,人在心情不好时喜欢山水,心情好时喜欢高楼。我不喜欢上海的高楼,不是因为心情不好,而是那些离我太远太远。七年了,上海一直给我一种疏离感,随着年龄的增长和我的无为,这种感觉愈发强烈。

今天,看着中介白板上高企的房价,我想,上海果然不是久留之地。但为了暂时安放我那烫手的户口,现在必须用掉第二套房的指标。这个买房子的理由,多无奈啊。P1040311

烟雨江南

Standard

草芽和柳芽趁我不在上海的日子,争先恐后地探出头来。厚厚的云层则迟我几天回到上海,并恋恋不去。春天到了。即使每年春天春雷都会与春雨相携而来盘桓数日,我依然不由自主地厌恶它们。

人说春雨贵如油。此句用在江南,则极不恰当。江南的春雨,贱如冬天的大白菜,或过期的旧杂志。身处江南十年余,春天的记忆里,永远都有滴滴嗒嗒淋漓不尽的春雨。每到阴冷潮湿的季节,便日甚一日怀念起天空蔚蓝明净高远的北方。

Continue reading

December 2,2009

Standard

终于去了向往已久的莫干山路。

从公交车下来走几步,就发现路边的围墙上满满的都是涂鸦。一路欣赏过来,走到涂鸦墙的尽头,M50就到了。虽然我是个学艺术的,但是对于搞纯艺术的人,还是充满了敬畏。上学时候那些画得好的男生女生,都有一种不羁洒脱的气质。而我,一直是个乖乖女,艺术不起来。我的作品,也是中规中矩,缺少激情。So,对这块连空气都飘满艺术味儿的乐土,我一直满怀敬仰与憧憬。

原来以为,莫干山路一条街上都是很大间的仓库,空空荡荡,艺术家们会把大部分作为工作室,隔出小部分居住。我很想亲眼看看那些大幅的油画,未完成前的每一种样子。可是,都没有。大部分空间都是画廊。艺术家们不会当着观众的面创作。呃,会影响情绪的吧,我做东西的时候也是很讨厌有人在旁边看。之前在M50网站上看到有家叫“布言布语”的店,似乎专门做袜子玩偶的,很想去看看实物。不过始终都没找到这一家。M50里面最喜欢的是两家做瓷器的。一家以人物为主,有各种扭曲的人头,表情愁苦动人;还有被脚丫子踩扁了的头,让人忍俊不禁;一名男子两臂环抱着若干叠在一起的女人,女人们的手嵌进他洁白饱满逼真的后背,每一块肌肉的张弛都栩栩如生,看得我忍不住上去摸了一把。另一家,饺子为主。小的单个饺子,跟家里手包的几乎一样,莹洁可爱。大饺子里淌出若干小饺子,青花瓷饺子,从裂口处流出七七八八的蟹脚的大饺子,用饺子,饼和一种认不出来的东西拼成的中国地图……临走我想买一个小饺子,问多少钱。艺术家说,50一个。我咂了咂嘴,艺术还真值钱啊。

出来的时候,有人在一片涂鸦墙前面拍婚纱照。原来篱笆网上看到的莫干山路外景就是这里?有点小失望。

满腹牢骚的周末

Standard

近日工作繁忙,下班回家的时间从八点推迟到九点半。一天二十四小时,从早上出门到回家需要十四个小时,再减掉睡觉的八个小时和洗刷吃饭的一个小时,还剩一个小时喘喘气。太疲劳的时候容易做些莫名其妙的事。比如昨天在PHOTOSHOP里面做东西,却一直以为是在用ILLUSTRATOR。又比如今天站在花洒下面洗澡,洗了一会儿才发现还穿着内衣。

往常大姨妈来的时候总是睡得浑身僵硬,越睡越累,这两夜却睡得无比香甜。一觉醒来离闹钟聒噪的时间刚好差几分钟。

¨¨¨¨¨¨¨¨¨¨¨¨¨¨¨¨¨¨¨¨¨¨¨¨¨

晚上出了地铁站找不到我的坐骑。台风来临之前的阵雨忽有忽无,而我忘记带伞。走回家的路上,腹部隐隐作痛。很想找个人揍一顿。

倒霉的事情常常有。我这个人运气还真的是不怎么样。

怨天尤人良久之后,突然想起来今天是做过一件缺德事的。上午被派到乐购调查水洗标和合格证。我拆开一条蚕丝被要拍那个洗标,被导购员看见了。她问我在干吗,我老老实实说在市调。导购员立刻抢回我手里的被子,赶我走。我死皮赖脸地继续呆在那里拆别的被子。导购员又过来赶了我两次,我竟然厚着脸皮一口气拆了好几条被子,还趁她去招呼别的顾客的时候揪了一张合格证下来。我知道这样做影响很不好,如果被抓到后果很严重的啦。但我也是情非得已啊,如果不完成任务,怎么回去交差呢?而且撕个合格证伤害不到任何人,我可是被偷车人实实在在伤害了。每次丢东西都安慰自己塞翁失马,福气却总也不跟祸事相伴而来。可见,那不过是自我麻醉。

不麻醉又能如何。

寻梦园印象

Standard

e5afbbe6a2a6e59bade58db0e8b1a1

近来对Painter的热情复萌,想要学习做点水彩效果的花卉。不过尚未找到合适的教程。

这是我的Painter处女作哦,自己瞎弄的。

寻梦园

Standard

寻梦园归来数日,竟连处理照片的时间都没有。工作日七点半出门八点半到家,做个饭洗个澡就该睡了。所以每天都觉得活得没有内容。那片花海,也越来越像一个梦。

e4b883e5bda9e88ab1e4b8981